FBE Media

千亿补贴成不可承受之重 光伏或迎来全面“市场化”

无补贴光伏示范项目行将开启

据多家媒体报道,国家能源局召开了内部闭门会议,将于近期组织一批无补贴光伏示范项目建设。

据了解,这些无补贴项目将于2018年10月前后开始申报,2019年3月前后开工,2019年9月30日前或者12月30日前并网发电。

项目建设方面,则由地方发改委协调降低相关非技术成本,并承诺保障电能消纳问题。每个申报省份的项目规模大约在300-500MW左右。

按此保守预测,中国大陆31个省市区中有20个省区市通过申报,总规模则会达到6-10GW。从这个角度来看,无补贴示范项目给市场带来的新增量相当可观。

重要的是,按照相关报道,这批无补贴项目强化了两点,一是降低非技术成本,二是保障电能消纳,将有助于提高企业参与的积极性。

非技术成本阻滞平价上网

近年,非技术成本的水涨船高一度是阻滞光伏发电实现平价上网的“拦路虎”之一。土地税费、并网工程、融资成本高、各种中间费,这些税费完全“吞噬”了组件成本下降和效率提升所产生的正向效果。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在公开场合表示,“非技术成本已经占到总投资成本的20%以上,算到电价上面至少1毛钱。其中包括了土地成本,财务成本,并网成本等等。”

举例来说,以中东部某省份的100MW农光互补项目为例,占地近6000亩,土地租金为800元/年/亩,估算25年土地租金高达约1.2亿元。某光伏企业负责人坦言,“关于土地租金的交付,有些地方甚至要求一次性缴纳20年的租金,这无疑将给企业带来极大的现金困难。”

一位工程项目建设负责人介绍说,在青海建成一座100万千瓦光伏电站,同期还要投资上亿元配套建设一座330千伏升压站,投资5000多万元建了一回45公里和一回12公里的330千伏输电线路,并将自行负责这些输电设施的运营维护。据业内人士统计,近几年来国内光伏电站自建的输电设施资产被电网企业回购比率不超5%。

非技术成本的抬升,降低了企业的利润率,也延缓了平价时代的到来。据报,即便是“精打细算”的投资、建设,碰到非技术成本的拉压,第二批光伏发电领跑者个别项目最终收益率已降到2-3%。

可见,无补贴示范项目先从降低非技术成本环节出发,再围绕促进电能消纳,提高发电收益这块“做文章”,这两大降本、增效的市场化手段都将提高企业参与的积极性。

同时,借助无补贴示范项目的推广和普及,光伏发电也将加快走上不需要国家补贴,实现平价上网的发展之路。

千亿补贴成不可承受之重

欠补是光伏企业难以承受之痛,千亿补贴成财政难以承受之重。

一方面,欠补对资本密集型的光伏企业资金链带来严重考验;另一方面,随着光伏电站建设规模扩大,补贴缺口也越扩越大。

目前,光伏发电补贴资金需求增速特别快,2015年在全部补贴资金占比占到31%,2017年达到了43%,预计今年会达到46%,光伏将会超过风电和生物质发电,成为补贴资金需求最大的可再生资源的种类。

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璟丽在公开场合表示,截至2017年底,可再生能源累计补贴资金缺口已超过1100亿元(其中光伏补贴缺口455亿元,占比约40%)。按照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发布的823号文件中控制需要补贴的规模,2020年当年的补贴资金缺口仍然接近1000亿元。

时璟丽分析指出,从补贴需求来看,可再生能源补贴峰值是在“十四五”期间,每年差不多在2000亿元左右,到2026年,因为有一些项目已经满20年的执行期,总的补贴需求会调头下降。所以,现有政策必须得实施,新的政策还得制定,这样的话才能解决补贴资金需求的问题。

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报告显示,中国光伏发电此前已建成项目的补贴将在2022年至2025年间达到峰值,补贴金额在1000亿元至1750亿元之间。

解决欠补两策尚需落实

提高可再生能源附加电价,是解决资金缺口的方式之一。今年两会,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曾建议将可再生能源附加由现在的1.9分钱提高到3分钱左右,以解决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困局。

此外,实行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和可再生能源电力证书制度,该证书一般被称作“绿证”,也是解决资金来源的有效途径。今年3月,国家能源局向社会公开发布了《可再生电力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办法(征求意见稿)》,标志着酝酿6年之久的可再生能源配额制终于要来了。

能源业财政补贴压力大

尽管如此,种种事实表明,控制补贴规模仍是当务之急。

为此,5月31日,三部委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进一步优化光伏电站规模、加快补贴退坡,文件明确积极鼓励不需国家补贴项目。

针对这一政策,时璟丽解读说,823号文件不是说限制光伏发电的规模,而是现在文件中更多的是希望能够控制一下,需要大量补贴的,说的直接一点就是国家没钱了,如果电网有消纳条件,不需要国家补贴的项目,希望大家还是继续做,当然标杆电价和分布式光伏度电补贴各降了5分钱。

一定程度上而言,缺钱、需要补贴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不止光伏发电,传统的火电同样也面临这样的尴尬。

据了解,国内煤电行业每年脱硫脱硝补贴超过1200亿元,近二十年来平均每年的补贴也在1000亿左右,从2000年到2017年这近20年间,国家共计为国内煤电补贴超过2万亿。

据媒体从中国石油(601857)、中国石化(600028)年报统计得出,2007-2016年10年间,两家公司共获得国家财政补贴1258.83亿元,其中,中国石油获得补贴484.38亿元,中国石化获得补贴774.45亿元。

另外,2015年,国家为新能源汽车补贴约550亿元、2016年补贴超700亿元、2017年补贴总额也超过650亿元。

全面“市场化”势在必行

近年,鉴于财政压力加大和推进产业市场化发展的初衷,新能源产业补贴退坡制开始全面开启,光伏发电和新能源汽车都已提上议事日程。

资深光伏人士表示,823文件的出台,标志着光伏发电全面去补贴已拉开了序幕。结合国家鼓励无补贴光伏项目建设,再考到拟推出无补贴示范项目,预示着光伏终要迎来全面的“市场化”。

某不愿具名的光伏企业高管表示,从维护市场稳定发展的角度来讲,未来相关部门可能会集中式、分布式指标予以调剂,让市场有一个政策发展和适应的缓冲期。但从长远来讲,5.31光伏新政和无补贴示范项目建设的推行,基本确定了产业发展的两大基调:平价上网和无补贴。

按时璟丽所述,823号文件目标很明确,规范的是2018年的光伏发电市场。当然,不排除2019年也持续这样做。但2019年具体该怎么做,感觉现在政策决策者心里也没有答案。


productronica China 2019 慕尼黑上海电子生产设备展

版权所有。使用本网站使用的条款和条件。查看我们的隐私政策